智能制造LOGO
首页> 资讯> 详情

毛光烈:关于2023年工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建议

发布时间:2022-12-15来源:浙江省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作者:

  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要客观面对新形势,适应新形势赋予的新任务,应对新形势带来的新挑战,自觉地服务于经济、社会、安全发展的大局。

  一、2023年的形势分析

  由于连续三年多的疫情的影响、美国的搅局、俄乌战争、能源大幅度涨价,重创了欧盟区的经济,推动了亚太经济地位的相对提升,全球的政府债务、企业债务、个人债务都普遍有较大幅度的增加。在党中央坚强正确领导下,我国一些经济与创新优势亦进一步得到相对的彰显。2023年必将面对的是“全球需求萎缩、供给冲击、预期减弱”,经济下行的压力与挑战将更为突出。这对我国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既带来了较大的影响,又赋予了新任务,提出了新要求。因此,2023年工业数字化转型的工作,要全面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充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科技革命的机遇,坚持高质量发展的主题与目标取向不动摇,实施“近保稳增长并转变制造方式、远求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促发展转型”的策略。

  二、对2023年数字化转型的建议

  1、坚持创新创造需求的正确导向,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专精特新产品创新与企业的培育

  科技创新是驱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动力。抓科技创新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国家基础创新战略支撑力量建设,一手抓国家产业创新战术力量发展,并力求形成“两手”互相促进的创新发展格局。

  在国家产业创新战术力量发展方面,要充分发挥70%创新在中小企业的优势,结合各省、市、县(市、区)与各企业的实际,抓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抓好专精特新的产品研发与转化工作,抓好专精特新企业的培育,争取以更多更好的专精特新产品去开发新的需求、新的市场,并扩展新的消费规模。

  专精特新产品创新要坚持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的方向。要充分利用国内超大市场的规模优势与绿色低碳产品消费扩张的新需求,着力开发高端新材料、智能产品元器件、智能产品零配件、智能产品系统部件与装备,着力开发绿色智能产品的零配件、绿色智能产品的系统部件及装备,补短板、锻长板,做强做大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的产业链与供应链,增强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的供应链的韧性,开创高端智能绿色消费国内大循环、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提高高质量的发展水平与开放水平。

  要加快专精特新企业的培育。要围绕高端、智能、绿色专精特新产品高质量制造的要求来转变制造方式、管理方式,提升产品的制造质量与寿命,降低制造成本,实施质量与品牌战略,培育专精特新企业、小巨人企业与单项冠军企业,打造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的产业集群。

  专精特新的产品创新与企业的培育,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高端、智能、绿色专精特新产品研发、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培育高端、智能、绿色专精特新企业,既要发挥市场优势,又要发挥党的领导的政治优势、更好政府作用的制度优势、走群众路线的组织动员优势。归结起来一句话,就是要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具体实施推进要有计划与路线图,领导要有保障,政策要有精准度,落实要有好作风。要积极推广宁波打造单项冠军之城、新昌县专精特新产品创新模式等先进经验。

  2、要以“数智工厂”建设与运营为抓手,加快制造方式的转变

  要坚持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为着力点,以制造业为重点,一手抓大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一手抓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大集团企业要以所属工厂的全面数字化转型为重点,以集团云为支持,努力实现集团层与所属工厂层的数智化、一体化的经营与管理。

  重点要加快工业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尽快实现“铺天盖地”中小企业的数智工厂的改造与经营。要充分发挥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稳主体、稳就业、稳投资、惠民生、促消费的基础性与稳社会的作用。从2015年启动智能制造试点示范算起,至今已经七年。因此,工业数字化转型初期的“企业抓试点示范、各级工信部门做智能工厂评定命名”的工作方式,亦应随着党的二十大部署的新任务、新要求作出相应的调整。要认真贯彻工信部财政部办公厅(2022)22号文件,全面推广浙江的工业细分行业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学样仿样推广法”,全面推广“工厂设备互联、数据互通工程的牵头总包”新工程模式、“标准合同+附件(N+X清单)”新合同模式、“行业云平台+‘小快轻准产品’系统服务”的新平台服务模式,实现“轻量化的投资、高性价比的回报、成批性的企业转型”,推动企业提质降本、绿色低碳、互惠共享发展。要发挥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投资聚沙成山、集流成海的稳投资作用,发挥中小企业稳定低收入群体与中等收入群体的体量规模、稳消费的作用,促进“数字产业化中小企业”与“产业(工业)数字化中小企业”的协同发展,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工业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之路。

  3、要深化改革开放,加快工业数字工程与工业云平台服务等新型市场的培育

  要从规范合同、保障供需双方合法权益入手,通过深化改革开放来培育新型市场。要全面推广浙江创造的“数字工程标准合同+附件(N+X清单)”新合同模式,全面保障数字产业化供给方与产业(工业)数字化需求方的合法权益,主动应对2023年可能产生的“企业三角债”增加、企业之间合同纠纷上升的风险,建设公开、公正、公平的权益保障体系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公开公平竞争、有序运作机制的作用,广泛调动“数字产业化中小企业供给方”与“产业数字化中小企业需求方”的积极性,加快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与发展。

  要从鼓励投资参股、企业兼并、加强合作出发,加快工业数字工程牵头总包企业、行业云平台系统服务企业、数智化工厂系统规划设计与咨询服务企业等市场主体的培育。要主动启动数字产业化供给侧结构改革,切实解决“数智化工厂系统规划设计与咨询服务商缺、数字化工程分包商多牵头总包商少、中小企业数智工厂系统解决问题的云平台服务商少”等突出矛盾与供需之间存在的结构性失衡问题,提高工业数字化供应商的发展质量与发展水平。

  现在,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供需市场,已经呈现“数字产业化大企业”承接“产业数字化大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业务、“数字产业化中小企业”承接“产业数字化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业务的规律。因此,加快上海、杭州、宁波等一、二线城市“数字产业化中小企业”转型与兼并合作,并提高他们承接“工业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业务的能力”,2023年应该提到这些城市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在2023年,一、二线城市规模庞大的“数字产业化中小企业”将会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与生死考验,创业初期依靠筹资、募资与政府资助的发展模式将难以为继,成批“数字产业化中小企业”倒闭的风险加剧。如何加强他们在企业兼并、加强合作中转型,提升他们承接工业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接单能力?这已经是个关系到这些企业生死存亡的紧迫的课题。要加强引导,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助力他们走上稳定健康发展之路。

  要从尊重知识产权、鼓励创新入手,进一步培育并激活工业数据交易市场。单纯的数据未必有价值,只有赋予工业技术与知识的数据才有技术含量、知识价值。因此,要把培育工业数据交易市场与对数据应用技术、数据内涵业务知识(显性知识、非显性知识、暗知识)、数据科学计算知识等确权工作结合起来,切实发挥市场发现价值、形成价值、实现价值的作用,并顺势形成相应的规范的交易合同制度、纠纷处理制度、交易监管制度及市场治理制度。当然,这项工作既要统筹考虑,又要分轻重缓急推进。

  (本文整理自毛光烈在国家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2022年度会议上的演讲)

来源:国家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